南轸

请务必不要让自己后悔,也不要让别人为难。

我们下周五考试,考到周天放假。

放假就更文。


一只新杰大大
(提前的)生贺加元旦贺图

祝大家新的一年都可以把喜欢的事,想做的事做到最好。
给支持了我一年的小天使们比心心♡

2018年发生了挺多事的。
从混混沌沌的寒假到中考,是初中时期。
中间的近三个月是放松期。
之后就是高中。
我们那一届初三的开学晚,开学时离中考就只剩不到百天了。挺忙的,但似乎是有盼头的。每天慢慢的晃过外国语教学楼的走廊,还是习惯望着窗外发呆。
看河边的草一点点长高,看睡莲一点点的把水面盖上,看几尾锦鲤影影绰绰的在其间一闪。
我不记得自己在英语晚读的时间里看过多少次晚霞,我不记得在昏昏沉沉的中午多少次撩开窗帘去看那粼粼的波光,不记得多少次为睡莲润如玉的花苞停下脚步。
当然,也不记得有多少次想要一跃而去,多少次突然的哽咽。
反反复复刷过去的数学,压在手边的英语,蹭过的语文卷子,问过的物理题。
一切一切美好的,恶劣的,现在想想,似乎远的不可思议,难以想象。
那头顶昏黄的灯啊。
结束时相较于过程,无疑太过草率了,在中考考场上写完英语的最后几分钟,我盖上笔帽,深吸一口气,仿佛一个溺水的人,终于浮上了水面。
很蓝的天。
一切都结束了。
没有流太多泪的毕业典礼,最后的几张合影,查成绩,报志愿。
竟然就结束了。
三年的意义就那么结束了吗?
漫长的假期,不算累的预习。
以文会友,认识了许多人。
很充实,很丰富,也算是快乐。
尤其是拿着书消磨过去的一个个下午,每一个都担得上岁月静好。
然后,是匆匆的开学。
高中的节奏没觉得快,到是时间真的过很快,从暑假的时候离高考的1081天到如今的800+,感觉还没放几个大修一个学期就要过去了。的确是难了,小科也不是不学就能90+了,很可惜的是当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是期中了,期中砸了,努力了一个月,可月考也还是一般。
真的挺颓的,自信心一点点的掉,一遍遍的怀疑自己。我深知自己的偏执与狭隘,一遍遍的修补内心,焦虑大概是不比中考前差多少的。
我真的太怕求不得。
这是我的懦弱,是我的恐惧,但也是我的诚恳。
只有四个字还悬在头顶像光,像蛛丝,像稻草。
不能再松手了啊,要抓住啊。
一点点的找节奏,一点点的回到正轨吧。
2018.再见。
2019.你好。

【全职|肖张】阳关调③(预告)

一个预告

(讲讲老喻的故事)

“那年京城的雪真大啊,”喻文州回忆到,“我当时就那么茫然的站在囚车上,不知所故,不明所以。”他的身影没在烛光里,留一个剪影。

“我在什么都不知道的年岁里,离开了熟识的一切,被迫去向岭南。”他睁开眼睛,眼神还是幽幽的,但似乎忧伤的情绪已要满溢出来。


期中砸了,知道味了。
卸了。
不能作了。

“她是头顶星空的孩子啊。”

之前的陆果妹子
搞完了
中秋放假诈个尸,光速消失。
不太会画背景。

开学愉快
大家再见
图是这个暑假的染卡。

南轸的消失公告

那什么,由于我想不起来点文是谁点的了,所以以后就不@了,看得见就看,看不见随缘吧。
我快开学了,8.31到寒假这个号应该就不会上了。更新如果你们可以接受手稿的话,也许还会更新,不接受我就不可能有更新了。
当然如果我直接消失了三年,也不要惊讶。毕竟我们这个破地方高考分数太高了,我又天天浪,绝对考的不上我想要的大学。
消失预警。
另外,不会坑的。
不论是云间鹤还是阳关调还是点文,抽出时间绝对还。
绝对会给你们一个结局的。
占tag致歉,这条等我回来更新时再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