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轸

请务必不要让自己后悔,也不要让别人为难。

点文一共是四篇
截至了
全是全职的
码着,慢慢还。

速写练习.李轩个人.夏日

        李轩思绪有些恍惚,满耳溢了嗡嗡的讲解声。

        夏日的燥热在这一刻被推向了顶峰,眼勉勉强强睁着,触目皆是炽白。困啊,笔下的字早扭成一团难解难分的毛线球,钢笔在指尖打转,从纸上划出好长一道花痕,手不经意一蹭便成了青鸾的羽毛。

        “f(x)……g(x)……B∪A……则……”高一的数学知识而已,却偏偏让他困的不行,上下眼皮打架,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和倦意斗争上。他决定找个能让自己清醒的办法。

        他向后挪了挪凳子,本来就在报废边缘试探的凳子发出了吱哟一声惨叫,讲台上的女教师目光如电,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李轩霎时不敢动作。奈何,思绪不一会又溃散开来,肆意汪洋。

        他抬头,目光飘向教师身旁的窄玻璃门,那是半透明的质地,呈现幽幽的玉色,不过上面有一道长长的裂纹,从斜上到侧下,有些残损的美感。那门外大抵是个水池,盖因那门上总变动着粼粼的波光,像大块果冻被割开时一样的,变动的波光。

我刚还完30fo的债
又40fo了(/ω\)
心情复杂
老规矩,点文吧
给我点机会拖影评吧,救救孩子(・ェ・)

不开车
历史向
张居正相关除严张严均可。
全职高手向
喻王,叶张,肖张肖,双鬼均可。
点文带梗

占tag致歉。

『正阶』千秋莫负

•点文还债
•大明王朝1566向
•2230字整

————————分割——————————
“这一笔不诉史册。”——题记

一.

“覆辙韶光数几度春秋”

嘉靖四十年,除夕。

天地之间蓦然一场硕大的雪,淹没整个京城,使人筋疲力尽御前财务会议终于在殿中传出的袅袅铜磬声中告一段落,张居正披上正红色的大氅,领了旨随师相向裕王府中去。

风雪颇大,因是瑞雪,宫中并无人扫,徐阶并不算伟岸的身躯在宫中御道上前行的有些踉跄。其实平心而论,是看不清的。最多不过绰绰约约的一角正红在茫茫雪中摇曳。他最早见这片正红是在嘉靖二十六年末,似乎也是雪天,他去翰林院进学修史,结果刚看了两行不到,大家公认文章写的最好的李春芳就来叫他,说徐阁老有请。

张居正当年的确是鲜衣怒马少年郎,心中除罢志向便无他物,眸子中总映着粼粼的火光,大有要一把火烧尽这两京十三省所有污垢的想法。兴致冲冲而又满怀希冀,在徐阶那里行完了礼,便三下五除二的还未看清对面的人模样,只见的确是正红的官服,便开始滔滔不绝的陈疏论议,说了好久觉得几乎口干舌燥的时候,对面人打断了他。

他这时才看清对方的样子,面容白皙且欣丽,气质文雅而醇厚,眉目疏朗而温和,眼角微微下垂带着些许笑意,恰到好处,张居正万万没想到徐阁老是这么温和的面相,一时梗了一下,“额,”他心里一坠,陈述观点最忌中间停顿打磕,徐阶挥挥手,表示自己不介意,慢慢开口,官话秉正典质:“你叫什么名字?”

“张居正。”他开口答道。

“嗯,好。”徐阶点头,“你家里什么情况?”

他虽然惊愕于徐阶会问这个,但也很快恢复状态冷静下来:“家离京远,几乎千里,父母安好,祖父曾为宁王侍卫,于我中举后不久而长逝,几乎六年矣。”

“好,你先回去吧。”徐阶点点头,张居正再行了个礼,便退了出去。

他向翰林院去,在叠槛重栏之间慢慢的走,脑子有些懵。

“叔大,”有人喊他,他终于从往事中抬起头来,迷迷茫茫的望向前方。

“叔大,”本来走在他身边的高拱看着张居正不知怎么越走越慢,叫了叫身边的同僚,“想什么呢?”

“啊?嗯。没什么。”张居正摇摇头。

“你还在想这次会议吗?严氏父子的确过分。”高拱说到严氏父子便来气,巴不得现在便回去和他们在吵上一架。张居正不接话头,缓缓的开口,“天冷了,雪重路滑,我去扶扶师相。”便大步向前走去。

高拱默默地觉得今天的叔大不太对劲,自打出了殿就有些神情恍惚似的。

“师相,我来扶你吧。”张居正小心的走到徐阶身边,从手抄中伸出手来,徐阶摇摇头,“不用,老夫还走能的稳。”张居正便收了手,慢慢的开口,“师相觉得改稻为桑真的行的通吗?”徐阶瞟他一眼,“侬想何如?”

他们师徒多年平日里交谈也不常说官话,绵软如年糕似的江浙话是常态,张居正这些年也能听懂不少了,“学生觉得难。”

“难就先不提了,严家提的让严家愁去,先看看裕王态度,找些人牵制着吧。”徐阶抬头看看天,茫茫皆是灰白。

二.

“何幸与你相识余生不相负”

“师相,”张居正拿了本奏疏,稳步走来。

“侬来了啊。”徐阶坐在票拟的长案后,指了指前面的凳子,“坐。兵部何如?”顺手递了张纸,张居正行礼罢坐下,如第一次见面般滔滔不绝的说起来,说着说着提起案上的笔,仿佛要画行动图似的,下笔却是另一套说辞。

“高拱与裕王甚近,今严党式微……”

语毕,笔也停。

他恭恭敬敬的递过去,徐阶一目十行,边看边说这兵部的走向,最后也提了笔,画了个对号在纸上。

张居正一看,眉目一敛,边应着话,边接着写下去。用语激烈而昂扬几乎是在诘问情况。

“而今拱若有二……”

徐阶一边接话,一边看完张居正写的后摇摇头,画了个叉。

张居正抬头看向徐阶,眉目皱着,嘴微抿,又打算写什么,徐阶却制止了他,虚虚提笔在那张画了叉的纸后写下一行字。

“今日戌时六刻,徐府。”

张居正点点头,朗声说了句:“臣告退。”一丝留恋也没有的跨步而出。

戌时六刻,徐府。

张居正乘的一顶青布二人小轿悄悄的停在了徐府院前,那顶小轿放下张居正又悄悄的隐没在了京城无边的夜幕中。

整个徐府只有徐阶的那一片小园落还黯黯的点了灯,光映在窗上,勾出徐阶的影子。领路的小厮暗暗吹了青布的西瓜灯,“张大人,请。”张居正点点头,轻手轻脚的推开门。

“师相,”张居正轻轻唤到。徐阶坐在窗前,未带冠,头发只用玉色纱束着一缕,其余皆散着,身上也只套了一件黑蓝道袍,徐阶点点头,“坐吧,这屋这离家眷远,侬不必小声说。”

张居正点头,徐阶执了红泥壶,“府上没什么好茶,只剩了今年清明前我托家里捎的毛尖,侬喝吧。我平日也不着家,后眷也不喝这个的。”“师相,国策……”

“先不谈国事。”徐阶下垂的眼角微微扬起,露出狡黠来,烛光摇曳在那如一汪墨似的眸子中,“聊聊其他的。”

张居正一阵心悸,“师相……”徐阶是松江人,白皙清秀的好面目,矫小的身形,加以自下乡回来后又一直在京城,与十四年前最多不过是鬓白了几分,眼角多了些褶皱,隐隐的才子风流从未被压下过。

徐阶又开口:“叔大啊,别叫我师相”他撇张居正一眼,“侬是为师最得意的门生了。裕王是高拱的学生,不是我的,靠不住啊。”

张居正愣了一下,前后一串,脑子里霍然清晰,开口唤到,“子升。”

“嗯,”徐阶身子微侧,倚到张居正肩上,“我此后能靠得只有侬了。还有今早我不同意你说高拱有二心的说法,侬分明吃醋了。”

“学生就是吃醋了,那子升打算怎么偿还?”

张居正放下茶拢着徐阶,徐阶勾起嘴角:“侬吃醋是侬量小,自己磨性子去,少把锅给我。我可没欠侬的。”

“不对,子升欠我的多了。”张居正悄悄的把自己的头发和徐阶的结在一起,拿剪刀剪下来。

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灯火憧憧,张居正揽着徐阶在自己怀里,让窗上刻下他们的影子。

“子升欠我一辈子呢。”

心累
心如槁灰
哀莫大于心死

@道心玉郁华夏士
字中考后未曾练过,能遇妹妹,人生幸事也,故手抄一,予妹。

顾芒小天使生日快乐(。・ω・。)ノ♡
早上起床再给你生贺
十四岁,是小姑娘最好的年龄啊
祝,新的一年可以努力前行,得到自己想要的未来。
让一切最好最温暖最像橙汁浸过的棉花糖一般的事情,都与新的一岁相拥吧。
给你比心。
@マンゴー

【史同|王张】云间鹤(二)

『是传说中那个坑』
『现代paro』
『鼓动邪【分割】教发展』
『带大家入北极』
『和原设有浮动』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 — — — — — — — — —分割线— — — — — — — — — —

二.

“徐副别拆我台啊,”王守仁摇摇头,呷了口茶,水光翩迁,浮光掠影,“不就抢你头衔用用吗。反正早晚他也要叫的。”

“叫我的用来叫你,要是你儿子叫我爸,你开心啊。”

徐阶转转手腕,他的手腕细而白静,向上半寸卡了一只镶钻的手表,张居正对此没什么了解,看不出牌子,但能看出这只表的设计精巧,线条简洁,整体流畅而大气,银色的表链与表上的钻石相呼应,流光溢彩,是漫天星辰抖落,是徐阶眼底的光芒。他放下袖,鸦羽似的衬衫覆在那小巧的腕骨上,显得他并不大的手修长了许多。

他走向里屋的张居正,张居正坐着,本就松垮的米白羊毛衫被窝出小块小块的细碎皱褶和王守仁的白风衣如出一辙,“幸会,王守仁主任是我的教引导师,他说的大部分属实,不过我才是你这一届的导师。虽然王主任现在基本不带学生了,但是王主任的学识的确实整个明院中最好的。”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张居正忙站起来,手还没伸出去,结果徐阶看了一眼张居正的身高,撇了撇嘴角,“算了你坐下吧。”

“哈哈哈,”王守仁听见前半句本来还想说徐阶两句,结果听见最后一句直接笑了出来,眉目弯做天边月,“居正坐下吧,听你导师的。你导师还是很优秀的,至少除了去搞理论研究的我从大一带起来的另一个学生,他算是学的可以的。哦,那个学生也姓徐。”

“没没,不至于。导师你别这么说,不是还有王学长吗。”徐阶听到赞扬显出谦虚,一本正经的低了头。

“王艮吗,他心太散。”王守仁摇摇头,光影恰好的为他本就被白风衣裹得消瘦的腰打上大片阴影,施与光的地方,如面庞——则是被勾勒出了柔和的意味,“徐阶,带居正走走吧,认识一下其他人,这届招来基本都是有底子的,名单应该在你家惟中那,自个去拿。我排排课表。居正你行李放这儿就行,都放这儿的。”

太阳微微西斜了一点,张居正和徐阶走在明院的路上。高树淬阳,点点金华,缀金衬绿。“是不是和想象的不太一样?”徐阶笑着,抓了抓头发,“明院一向风格迥异,是国家特殊政策的第一批实验地之一,我院虽然是京师大学的分院之一,但是九大基础科目样样不缺,是可以作为独立院校划分出去的,不过由于其特殊性,所以才一直与总校一起,而不像其他分院散落在全国各地。你参加的计划对外叫人才招引,对内其实是另一个特殊计划,我权限不够,也就只能说这些,你有什么疑问吗?”

张居正抿着唇想想,这的确和他所想不同,他本只认为这个招引和通知上说的应该没有什么不同,如此听来,却是有些奇特的地方,那么徐阶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这应该不是必须要了解的。他望着徐阶深灰色的瞳孔似乎无心的问道:“所有人都知道这个计划的特殊性吗?以及,从上而言,我校的分院也有这个计划吗?”

看着成绩心情复杂,不想说话。
一语成谶,应该够的到本部,够不到北校。
人生真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