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轸

请务必不要让自己后悔,也不要让别人为难。

片段练习——楚云秀

灯火游曳,照的星辰都坠入河里,一池星火澜漪被一支桨拨开。

肌肤赛雪的美人儿端倚在舫栏边,手里立了个旧年的铜烛台,红烛灯火绰绰,映得美人儿面如芙蓉。绛紫的旗袍是上好的锦缎成,恰到好处的拢在那具玉体上,不知勾了多少男人的旖旎情思。

美人放了烛炬,伸手去拨弄那支金红的花簪,下坠的珍珠绕着那素手摆。美人儿轻轻垂眸,乌密的睫如绒扇轻扑,再抬眼,却是盯向了舫后,眼中若有秋波,丝丝漾开,勾的人心里痒。

舫不知何时划出了脂香粉浓的温柔乡,再望,青石板,断拱桥,悠悠青山在暮色里早模糊了形状,远远几响更声萦绕在整个小村上,一语干涩的“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灰瓦上有水底下,一阵晓风吹过,扑灭了烛台,美人儿忽站起,风姿绰约的立起,勾起唇角,端了把枪,空放一声。

乌压压的一片鸟雀离枝,扑朔声四起,几只寒鸦略过浮月。

待声止,一声喑哑传出,“来者何人?”

美人立舫头,轻笑,勾起的唇角如一把勾魂刀,朗声开口,是冷艳不失妩媚的声音,带着些吴侬软音:“风城烟雨,楚云秀。”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