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轸

请务必不要让自己后悔,也不要让别人为难。

太岳生贺,一个短打

  嘉靖三十一年,农历五月。

  离端午越发近了,张居正伸手揉揉额角,目微暝。前余日,王氏检出有喜近四月,他的长子终于要降临于世了吗,自己居然也是要当父亲的人了啊。

  江陵的山水秀丽,不觉六年。敬修从懵懂无知的襁褓小儿也走向了知书达礼的灵动稚子,在这之后诞生的嗣修也亦开了蒙,懋修也到了蹒跚学步的时候。孩子的成长速度总是一日千里,倒是他似乎蹉跎了岁月光阴。

  饥民的痛哭流涕,纨绔的声色犬马,全搅在了一起,荒诞不经,他脑中的构思越来越全面而翔实,几乎似一支不及半刻而欲发之箭将他一腔心事戳个满怀,溢下一地。他再回想自己当年的意气之举不禁觉得自己大底是当年太过年轻,不解苦心,一意孤行而执拗太过。

  操切的种子埋下了,他低头克制住自己的悔意,总会过去的,不是吗?

评论(3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