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轸

请务必不要让自己后悔,也不要让别人为难。

终于连上网了
已经在荆州玩完了
去了古城墙,张居正故居,张居正墓园和荆州市博物馆。
去涉及到先生的两个地方的时候,心情蛮复杂。
不知道该怎么说,大概就是一腔敬意与如愿以偿的感觉打混了,被搅拌在一起,搅成一种奇特的宁静。当思维与感情太活跃时,目光就不觉得放远。
故居是重建的,原来的老故居只剩了一节老墙,有些凄凄凉凉的味道。墓园倒是保存的很好,在一个寺庙旁,挺安静的,有一些当地的老人在里面散步。我走过去,簌乎惊起鸟雀几只,噗噗棱棱的在橙黄的天幕中展翅而去。
后来下了小雨。雨声,一点一点的把整个感官世界掩埋,放眼触到的一切都是湿漉漉的带着潮意的,我甚至不敢踩下那绒绒的一从绿意,怕惊了那听雨的小小生命和也许不知驻足在哪个翘角飞檐留恋听雨打尽红墙绿瓦百年繁华的先生魂灵。
走过神道,两边有零四年重新刻的石像。
零四年,亦是甲申年啊。
青青的坟冢就在眼前了,大概是有端午节来纪念的碑前的香炉边有一从白菊,香炉里也是上过香的样子。
真好,还有人陪着他。这样他就不会孤独了吧。
离开的时候,几乎是伤感的,是雾般的感受。
此去经年,不知归期。
回酒店的路上,送我的人(荆州本地人)感慨张居正真的太憋屈了,他自己是这的,对张居正都不怎么了解。还说,来荆州的更多是拜关羽的,张居正,顺带走一走罢了。
无言以对,只得沉默。
与我,先生是大明二百七十六年中可堪北辰之称的人啊。
忽然有一种不真实感。
明天就要回程了,却道是“千里江陵一日还”了。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