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轸

请务必不要让自己后悔,也不要让别人为难。

【史同|王张】云间鹤

【王张】云间鹤
『是传说中那个坑』
『现代paro』
『鼓动邪【分割】教发展』
『带大家入北极』
『和原设有浮动』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分割线———————————

一.
九月将至,开学季将至。

王守仁坐在办公室里瘫在椅子上养神,开学前一周所有教职员必须正常归位上班一向是京师大学明院的惯例,不过一向也只有明院。

八月尾的阳光懒懒的和王守仁一样瘫在草坪上,显出温和的性行来,是秋光草色的好光景了。张居正拉着行李箱走过那一拢青青,小腿在短裤下露出半截白,膝盖带动裤子拉开一小片皱褶,米白色的羊毛衫宽宽松松的罩在黑棕色衬衫上,一圈深色上托出如白天鹅似的颈项。他低头,看手中那张逆着光显出暖黄的纸条

——尊敬的张居正先生
    为贯彻落实我国“人才强国”政策,促进教育事业发展,推动科技进步。我校高度支持政府政策,坚持人才招引策略。请本届招引人才请于本年8月25日下午5:00前到达幽京市西城燕河区柳叶胡同12号京师大学明院A区主办公楼a三楼301号报到。
                   
相关联系人:王守仁
联系电话:×××××××××××                             
                               公历两千零一十八年
                               捌       月 拾伍        日
                                  京师大学明院宣

出乎意料的是手写的,用的也是现在少用的毛笔。漂亮的行楷,成行成缕,连笔处的牵丝灵动又自然,圆缓大气,含的满是江南温文尔雅的士子韵气;撇捺自如,偶尔有些拉长的笔锋萧瑟尖锐,活像沾染了沙场秋气的刀尖,是黄昏倾盆大雨中北地的羌歌。

南北的风格交汇融合贯通,明明天差地别的风格倒是浑然一体,大气温和的模子里是刚劲而苍苍的骨。

张居正边走边勾勒了几个字形在心里咂摸,不大一会就到了办公室外。他抬手,转转长时间拉着箱子有些僵硬的手腕,敲了敲门。

只一小会,里面传来了一声醇厚优雅的“请进”。蛮好听的声音,文质彬彬的感觉,像是绿茶的回甘。

他推门而入。背光的椅子上坐着一位先生,被白风衣裹在里面,光影很恰好的嵌上一层金边,余晖交应,显得他的眉目虽然不甚清晰,如有雾相隔,但温柔又和蔼,如鸦羽的头发被映上光,根根分明。他低着头,手放松的放在桌上,正在看什么文书吧。

“您好,”张居正拉上门,“请问这里就是京师大学明院招引人才的报到处吗?”

对方闻言,抬起头,恰被台灯照耀。不甚清晰的眉目跃然突破重雾,明朗起来,眼睫翕乎扑朔,他揉了揉太阳穴,伸手从桌子一角拿过眼镜“是,请坐。我是项目的负责人,王守仁。”偏宽而古朴的木边镜使他的瞳深邃宁静如一汪潭水,是松脂凝固的色彩,也是阳下松枝。
张居正走到他面前的椅子坐下,从裤兜中摸出一张通知,递给王守仁。

“京师大学明院2018届‘人才招引’计划,博士导师引入部分引入人员,张居正。王教授,您好。”张居正微笑,露出温和而自信的笑容,迎着光站起伸出手来。

王守仁看了一眼通知书,又看看面前的青年,92年的小家伙,走到这里确乎是很有天分的了,“你好,”他伸出手握了一下张居正,随即松开,“叫王导师就可以了。所有在明院的引入博导第一个学期都要由老导师领着,你这一届正好轮到我。”

张居正有些诧异,毕竟这位“王导师”看起来也是与他才同龄最多大不出五岁。不过他很好的隐藏了疑问,从善如流的喊了一声“那,王导师好。”

“王主任次次都这么对新人怪不得我招不到人了。”之前张居正关上的门,此刻却被直接打开,有些戏谑的声音响起,一个不高的身影倚在门旁。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