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轸

请务必不要让自己后悔,也不要让别人为难。

【史同|王张】云间鹤(二)

『是传说中那个坑』
『现代paro』
『鼓动邪【分割】教发展』
『带大家入北极』
『和原设有浮动』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 — — — — — — — — —分割线— — — — — — — — — —

二.

“徐副别拆我台啊,”王守仁摇摇头,呷了口茶,水光翩迁,浮光掠影,“不就抢你头衔用用吗。反正早晚他也要叫的。”

“叫我的用来叫你,要是你儿子叫我爸,你开心啊。”

徐阶转转手腕,他的手腕细而白静,向上半寸卡了一只镶钻的手表,张居正对此没什么了解,看不出牌子,但能看出这只表的设计精巧,线条简洁,整体流畅而大气,银色的表链与表上的钻石相呼应,流光溢彩,是漫天星辰抖落,是徐阶眼底的光芒。他放下袖,鸦羽似的衬衫覆在那小巧的腕骨上,显得他并不大的手修长了许多。

他走向里屋的张居正,张居正坐着,本就松垮的米白羊毛衫被窝出小块小块的细碎皱褶和王守仁的白风衣如出一辙,“幸会,王守仁主任是我的教引导师,他说的大部分属实,不过我才是你这一届的导师。虽然王主任现在基本不带学生了,但是王主任的学识的确实整个明院中最好的。”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张居正忙站起来,手还没伸出去,结果徐阶看了一眼张居正的身高,撇了撇嘴角,“算了你坐下吧。”

“哈哈哈,”王守仁听见前半句本来还想说徐阶两句,结果听见最后一句直接笑了出来,眉目弯做天边月,“居正坐下吧,听你导师的。你导师还是很优秀的,至少除了去搞理论研究的我从大一带起来的另一个学生,他算是学的可以的。哦,那个学生也姓徐。”

“没没,不至于。导师你别这么说,不是还有王学长吗。”徐阶听到赞扬显出谦虚,一本正经的低了头。

“王艮吗,他心太散。”王守仁摇摇头,光影恰好的为他本就被白风衣裹得消瘦的腰打上大片阴影,施与光的地方,如面庞——则是被勾勒出了柔和的意味,“徐阶,带居正走走吧,认识一下其他人,这届招来基本都是有底子的,名单应该在你家惟中那,自个去拿。我排排课表。居正你行李放这儿就行,都放这儿的。”

太阳微微西斜了一点,张居正和徐阶走在明院的路上。高树淬阳,点点金华,缀金衬绿。“是不是和想象的不太一样?”徐阶笑着,抓了抓头发,“明院一向风格迥异,是国家特殊政策的第一批实验地之一,我院虽然是京师大学的分院之一,但是九大基础科目样样不缺,是可以作为独立院校划分出去的,不过由于其特殊性,所以才一直与总校一起,而不像其他分院散落在全国各地。你参加的计划对外叫人才招引,对内其实是另一个特殊计划,我权限不够,也就只能说这些,你有什么疑问吗?”

张居正抿着唇想想,这的确和他所想不同,他本只认为这个招引和通知上说的应该没有什么不同,如此听来,却是有些奇特的地方,那么徐阶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这应该不是必须要了解的。他望着徐阶深灰色的瞳孔似乎无心的问道:“所有人都知道这个计划的特殊性吗?以及,从上而言,我校的分院也有这个计划吗?”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