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轸

请务必不要让自己后悔,也不要让别人为难。

【张居正自戏】访旧友

以前的一个戏,发来码着。
改了几个人称
少数参考熊召政《张居正》
————————————————
*访旧友
*半文半白,当白话看吧
*非常抱歉拉低了同体们的颜值

—“行至何处?”

一手挑开轿帘,问向随行数人。

此次归乡,是为葬父,先人阖然长逝,一时人世牵挂之人伶仃,惟子孙耳。离京半月,时近立夏,驿旅南行,山河愈青,麦浪初成,丰年可待。百姓劳于田,吏官治于衙。各安其分,可为中兴盛景。处江湖而不忘庙堂之职,见诸景而乐思生民之求。

然今日,不宜思庙堂事也。今日宜专访友人,专思春风桃李之事。

—“回大人,高家庄已至。”
—“不必抬了,仆下轿自行。”

一路未带侍从,缓行慢走,存了消磨父丧之悲的意,心头冒了前朝苏子的诗“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唉。”

天地缓缓,除却少时数十年,自行去京后,便再未见父,此再归时,竟已是白骨照己了。

未及细思,忽见一佝偻老人,疾行猛进,“噗通”一声,跪在身前。

—“草民高福,接应来迟。”

不及细思,匆匆扶起。

—“元辅近日可好?”
—“劳张大人,老爷他身体一向……”

至此他似不忍言,只摇摇头。亦不再问,只向前行。

远远见一处藩篱,一老者伛着身子,向吾摇手。阔别数载,情深可比桃花潭。一时也将繁杂诸事抛与天涯,不思仪态,高声喊道。

—“元辅!”

高拱亦回

—“叔大!”

半生回首,韶光易逝,白驹过隙,久久相拥。
一时泪眼朦胧,匆匆行揖见礼,向宅中去。

一路无话。

新郑老矣,白发瘦筋,老态跃然形态之间。思旧日,初入国子监,年少意气,重阳登高,立志广远于乾坤间,白日朗朗,浮云苍苍,昔年志仍掷地有声,而言志之人已是这番颓然模样。

英雄迟暮,总是几番江水东流击岸,推罢一崖雪白。

高拱的身影摇摇晃晃在夕阳晚钟的田间,吾离迟暮又剩几番春秋?

而新政又还有多久的路要走呢?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