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轸

请务必不要让自己后悔,也不要让别人为难。

【全职|肖张】消夏(下)

http://rewzy.lofter.com/post/1e454a01_ef8f1a8b
前文
点文 @酒祭凡尘
江湖paro
——分割
  三.
      肖时钦这句话话音刚落,就听到上面一阵吱吱呀呀夹杂着东西撞击琉璃瓦片的慌乱声。肖时钦听声辨位一向是个中人尖级别的,把屏风折了一叠拉着张新杰朝露台上去,手撑朱栏起跳直抓斗拱,翻身上瓦。衣袂翻动,乌发纷扬。

      衣衫繁复,动作偏偏是最简洁明了的路数。只是肖时钦做出来偏偏就带着一股行云流水最是风雅的味道。

      仔细想想,似乎挺好看的。不比西南边陲的百花谷前谷主差几分,而且更干脆了些,更合他的胃口一般。

      张新杰摇摇头,不再多想。提气从朱阑上借力而起,稳稳的落在飞檐一角。

    “小戴,下来,不安全。”肖时钦扶扶从斗拱翻身而上时险些滑落的水晶镜,无可奈何的情绪似乎要充满每一处空间。然而戴妍琦根本不吃这套,她笑嘻嘻的望着之后翻上来的张新杰,忽而颇明丽的一笑,方学才忽然觉得不对,猛地扑过去,伏身耳语。

     戴妍琦眉间略略闪出一点失望,委屈吧唧的点点头开口:“好吧。”方学才松了口气,朝肖时钦勾出来一个略带勉强的笑容,走过去拍了拍肖时钦的肩:“会长你要相信我什么都没听见。还有……”他压低了声音,“你加油啊。”

    肖时钦感觉整个人都被蒙上了什么不可知的设定。不,不加油,这很不行。他有点欲哭无泪:“就算是真的你也别捅的满天飞啊,看好小戴不行吗?她上一年从楼上跳下去到武林会上拖人麻烦已经够多了啊。”“不是会长你不能这么说,我明明什么都没干啊。拖人也……”戴妍琦出口辩解,她觉得一个天大的黑锅即将落到她身上,肖时钦看了她一眼,“小姑奶奶,你别说了。回去给你我新打的红鸾枪,行吧。”戴妍琦识时务,一听会长打算送她那把她心心念念了很久的红鸾枪果断闭嘴。

    目睹了雷霆内部内斗,也许不是内斗应该是肖时钦单方面被欺压的张新杰,觉得自己的谣言可能和这群家伙有很大的关系,虽然说他不是很在意,但是他也并不想每次跟叶某人传信的时候被嘲讽到想上山打人。

    他心中萌生出一种想和肖时钦好好谈谈的想法,于是打断了这场站在房檐上的推诿责任:“我想我们可以下去说吧。”肖时钦点点头,方学才和戴妍琦摇摇头,方学才似乎是迟疑的,“不吧,我和小戴还是先回去好了。”

     肖时钦和张新杰重新回到雅间里,感到多少是有一些神奇的,肖时钦喝了口水斟酌着开口。

     “我不确定你对接下来我将说的内容有多少接受能力,但是小戴已经捅破了一部分,我想我也没有继续隐瞒的必要性。”他抬头看了看张新杰,张新杰脸上看不太出什么表情,挺认真的看着他,眼角微微下垂些,带的睫毛显得很长,肖时钦咽了口唾液,喉结滚动了一下,经过一番闹,天色渐暗,残阳一爿几被浮云遮了大半,酒楼里的烛已被点燃许久,在烛台上堆出一个小小的三角。

     “第一个事情,是关于流言,我想这是你所关心的。当时小戴并不是自己跳下去的,而是我派下去的,我希望借此引出的事情是第二个事……”

     肖时钦久久的沉默着,任烛火投下斑斑驳驳的阴影,张新杰平日听人说话总是习惯先猜几分,不知今日对着肖时钦竟毫无这个想法,他只顾得上听他说,其他什么都不愿想,他若滔滔便滔滔,他若沉默便沉默。只顾这他一人,其他什么都不余。

     沉默几乎是漫长的,但是两个人似乎都没有感受到,岁月停滞,气氛几乎是暧昧的漫溯在空间的每一角,晚霞瑰丽的涂画光影,肖时钦终于开口。

     “第二件事情,我想你明白,我——喜欢你。”绯红窜上他的耳尖,“你先别回答我,让我说完,这不是所谓可以浸漫风花雪月的喜欢,不是一时冲动少年意气的喜欢,连二流小说话本中那类人们喜爱的有爆点有感情有惊险的喜欢也许也算不上,但是,它确确实实是喜欢的感情,我的心里皆是欢喜,皆是你。”他没再看张新杰的表情,他只顾着说下去了,没注意张新杰的眼底层层冷静下盖住的几乎是无可言的温柔,“我不需要什么所谓你我皆需细思,一切总会归于相互疲惫与厌弃。那么多年,我已想的够多,如真的有疲惫大概我早已化作尘烟一缕,我确信无疑,我喜欢你。至于流言……”

     肖时钦本打算说下去,张新杰轻轻浅浅的笑了出声,那是真正的眼角衔了桃花一支的人,笑起来,便是整个春日的湖光山色,桃烟柳雾不若他一人。

      他开口打断了肖时钦的话:“管什么流言蜚语,有你一人足以。”

      晚霞尽去,一窗星河倾下。

      最是燠热的夏日一天径自消磨。

——分割
我写了什么沙雕东西啊。瘫倒。

评论(3)

热度(13)